文章

“至细之物”何以有“莫大之用”

发稿时间:2024-05-13 14:43:14

  一片叶子可以带富一方百姓,一片叶子也能够影响一国运程。这片神奇的“叶子”就是茶叶。

  众所周知,在新时代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中,一些产茶地充分利用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统筹做好茶文化、茶产业、茶科技这篇文章,通过规模化种植、绿色化发展、产业链开发、茶文旅融合,走上了富裕之路。

  但殊不知,茶叶在国家贸易、边疆治理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几场导致国家格局变化的战争都有着茶叶的身影。茶运与国运紧紧相连,这是周重林等所著的《茶叶战争》着重论述的。

  1550年,蒙古族统治者俺答汗率10万精锐骑兵直逼京师。究其原因,茶叶当时已经成了蒙古贵族精致生活的必需品,民众日常饮食的必需品,藏传佛教信仰的必需品,而俺答汗数次请求明政权入贡开市,以马易茶而不得,才在数次动用武力未果的情况下,对明朝进行了最大的一次战争,史称“庚戌之变”。

  1840年鸦片战争,也可以称之为茶叶战争。英国人为了改变因茶叶输入而造成的贸易逆差,才向中国输出鸦片,导致白银大量流出中国,清政府被迫开展禁烟运动。茶叶、白银、鸦片三者的循环,最终引发鸦片战争。

  1888年英国发动侵藏战争,缘于英国为了向西藏就近倾销茶叶,减少西藏与内地以茶叶为主的经济往来,进而减弱西藏与内地的联系,服务其最终控制西藏的目的。

  扯远了说,美国独立战争的导火索,1773年发生的著名的“波士顿倾茶”事件,也缘于英国对北美殖民地的茶叶倾销和税收征缴。

  茶叶,轻柔如此,可谓“至细之物”,为何有着“莫大之用”,产生莫大之效?其背后是贸易,是税收,是民族政策和边疆政策,是国家地位。

  茶马互市是中国古代贸易的一条主线,始于唐、兴于宋,至明代臻于鼎盛。明政府在实践中发现了“以茶驭番”民族政策的厉害,利用茶叶这一独有的战略物质,通过茶传播、贸易、饮用而形成的影响,在心理上获得民族地区的认可,形成了一个无形的超越长城和其他防御工事的茶叶疆域,从而掌握了安疆、稳疆、固疆政策的主动权。有明一代,茶法发挥得淋漓尽致,茶叶超过了盐巴、铁器、和亲、丝绸、瓷器等手段在民族政策中的作用。故此,茶叶官营是明代不可动摇的国策,不仅设置了专门的茶马司机构负责管理茶务,还增设了茶马御史等多项核查制度。

  清代继承发展了明代的政策,“以茶驭番”演变为“以茶制夷”,再到“茶叶富国论”,起初效果不错,但最终归于失败,因为这些政策的原点是建立在茶叶可控的基础上。随着茶叶大盗、英国人福琼从中国偷走茶种、骗走茶工等,英国在印度进行茶园种植实验成功,茶叶就不再是清朝独有之物。到了1888年,全流程运用机械化的印度茶产量高达8600万磅,英国从印度进口茶叶的数量全面超过了中国;到20世纪初,印度茶产量已经完全超过了中国茶。清廷丧失了茶叶的话语权,无形的茶叶长城轰然倒塌,中国茶业从繁盛到衰退再到后来全面推出,以至于出现“一个国家茶叶销量赶不上一家英国公司”之困局。直到今天,都未能恢复到鼎盛时期的荣耀与辉煌。清廷官商和知识分子不甘利权被夺,主张改良茶业,反过来向英国人学习制茶技艺,向印度学习种植、制作茶叶,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也。

  基辛格曾说,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世界。照此逻辑,当时的茶叶就好比现在的石油。随着英国掌握了茶叶贸易的话语权,国运也是蒸蒸日上,最终成为“日不落帝国”,而曾经的“天朝上国”大清变得日薄西山、气息奄奄。

  茶叶故事意味深长,对于今天启发很多,简要谈三点。第一,世界强国必定是贸易强国,要想成为贸易强国,就必须有独有的战略性物质。这个战略性物质在农耕文明、工业文明早期一般是农业产品,比如中国的茶叶、英国的鸦片。当然,这个农业产品也是有很高技术含量的,比如茶叶的种植、采摘、烘焙、制作、饮用等环节,都有着很高的技术含量,是其他国家没有掌握的。现在,这个战略性物质只能是高科技产品,比如美国的芯片。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要求“加快建设贸易强国”。今天要通过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用好科技创新增量器作用,努力培育、掌握几个战略性物质,才能真正建成贸易强国。

  第二,只有国家意志和国民意志高度一致,才能取得贸易战争的胜利。面对大英帝国垄断性的茶叶倾销,北美殖民地人民展现出了“我不买”“我反对”“我销毁”的坚定决心。而在反对英国的鸦片倾销中,虽有清廷“虎门销烟”的壮举,但国民却沉湎于鸦片带来的快感和麻醉中,让这一反对显得软弱无力、漏洞百出。面对英国人的反问:“中国人,你为什么不反对?”我们真要深刻反思。还要反思的是,为什么偏偏是中国人沉溺于鸦片,而不是其他国家和民族?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征程上,贸易战争不可避免。对这些问题的反思越深刻,我们的民族精神就会越主动,国家在贸易战争中就会越主动。在日本强推核污染水排海后,中国全面暂停进口日本水产品,就是一次国家意志的展现,老百姓也要拿出实际行动,只有国与民上下同欲,反对的效果才更好。

  第三,只要敢于创新善于创新,传统产品也能焕发新生,重新赢得贸易话语权。一般认为,中国人爱喝茶不爱喝咖啡,爱喝白酒不爱喝红酒。但很显然,现在咖啡在国内已经拥有不少受众,这得益于不断的市场创新,不久前大火的酱香拿铁又是一个成功的例子。其实,消费习惯和消费心理是可以引导的。就拿茶来说,中国人自古以来都是喝绿茶,无意中创造出红茶以后,被英国人深深喜欢,于是红茶随着英国人的贸易风靡全世界。这种消费习惯,反过来又影响到国内,以至于《茶叶战争》的作者惊叹:“我们也要全面喝红茶了吗?”美国人最初喝冲泡茶,但后来这一饮茶习惯被英国人所改变,不愿意冲泡茶叶、倒茶渣,甚至就连茶叶也不愿意看到,速溶茶占据了很高的比例。唐朝时,长沙窑在品牌品质上不能与越窑、定窑相比,但通过在器身上题诗,书写和大部分画面在釉层的下面等工艺技艺创新,深受市场欢迎并远销日本、朝鲜、东南亚各国,乃至非洲。商人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口味,贸易影响着一个国家的生产。我们的企业家要敢于善于创新,以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业态、新需求,主动塑造用户消费心理、消费习惯,让传统优势产品焕发新生,重新抢占贸易话语权。

友情链接:

中国政府网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腾讯网 搜狐网 光明网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新闻网 澎湃新闻网 凤凰网 经济参考网 人民论坛网 中宏网 千龙网 网易 中国教育新闻网 北青网 中国记协网 求是网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央广网 中国青年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日报网 中国人大网 中国网
Baidu
map